Vera有話要說
(1)部落格使用的照片↑↑↑(上方),因使用版型拼貼可能造成照片無法完整呈現,但照片LOGO的部份會完整show出,如有不妥,請留言告知,會盡快撤掉或更換,謝謝! (2)置頂公告很重要,請記得要看,謝謝。

*全文自創,未經同意請勿轉載*

12744123_509538169217553_2886816735306932082_n  

CR:請見Logo

 

Love is a sweet  torment06 


 

 

這裡是哪裡?

 

金太妍一睜開雙眼,腦袋便酸疼的模糊了落入眼底的景色。腦中一片空白,絲毫想不起來昨天發生的種種。

 

「啊......好痛。」難受的扶著頭往旁邊翻了個身,柔軟的大床給她一股陌生的不適感。

 

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瓶解酒液,金太妍才發現,原來自己昨天是喝了酒,今天宿醉了。

 

那麼、那瓶東西又是誰放的?

 

「洗個臉或許會好一點吧......」金太妍坐起身子想要下床,雙腳套上飯店附的紙拖鞋,步伐踉蹌的走進浴室裡。

 

拆了包裝拿出牙刷刷牙,金太妍閉著眼睛回想著昨天到底做了些什麼事。嘴裡的泡沫越來越多,啊,昨天似乎在某間餐廳喝了泡沫紅茶?(最好泡沫紅茶的泡泡會那麼多啦XD

 

漱洗完畢,金太妍坐回床上掏出自己的手機想找點蛛絲馬跡,卻看到螢幕上有三十五通未接,十四則簡訊。才剛滑開主螢幕,一通電話恰好響起。

 

「喂?」看到是美蘭打來的,金太妍直接接起。

 

“妳終於接電話了!再不接我就直接殺到公司找妳了,真是!”

 

美蘭焦急的語氣讓金太妍有種不好的預感,「怎麼了嗎?」

 

“妳還敢問怎麼了?昨天黃美英哭著打電話給我要我陪她,我還想說怎麼了,結果竟然是妳把人家弄哭了!”

 

美蘭氣得跳腳,“我昨天不是才叫妳不准把她惹哭嗎!”

 

「我......」金太妍一聽到美蘭這段話才想起來,昨天自己和黃美英去完遊樂園以後,好像遇到美蘭和她的朋友,之後就被灌醉,然後......

 

就真的什麼也記不得了。

 

 “妳究竟做了什麼讓她那麼難過?她怎麼死死的抱著我不肯說一句話,一直哭一直哭?我真是快心疼死了。”

 

「我昨天喝完酒之後,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......我醒來的時候是在飯店裡,應該是美英送我來的。但她沒留下什麼字條給我啊......」金太妍一手拿著手機一手在床頭櫃翻翻找找,但她卻連一張紙屑也沒有看到。

 

“妳最好趕緊想起來,然後為妳做的事情道歉,否則美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理妳了。”美蘭瞄了眼旁邊那個累倒在沙發上的黃美英,心裡真的很不捨。

 

同樣是母親,總是不希望看到有孩子傷心難過成這副狼狽的模樣。

 

「好,我盡快。」金太妍掛上電話後馬不停蹄的又撥了另一通出去,「喂?英基哥嗎?我想請你幫個忙。」

 

「這裡基本上是不開放的,但看在你們和童氏的交集不錯,所以才讓妳看這些畫面的。」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嚴肅的說道。

 

幽暗的室內,牆壁上掛著環形的大螢幕。被分割成許多塊的畫面用極快的速度倒退著,退回昨天下午的時間。

 

「我看看......」金太妍全神貫注的盯著螢幕,「啊!出來了。」屏幕上,黃美英背著醉倒的自己一拐一拐的走在走廊上面,忽然一個奇怪的男人走過去撞了黃美英的肩膀一下......「停!等等,這裡再放一次。」

 

畫面倒轉,用原速的一半播放著。那個撞了美英的人在用肩膀去碰美英的那一瞬間,手神不知鬼不覺的伸進她的包包裡掏出一個皮包。而那個皮包當然就是黃美英的了。

 

「這個男人是誰?」金太妍臉色難看的皺著眉,「把他找出來。」

 

「他好像是警察局前幾天通知我們的偷竊慣犯?」英基把前幾天警察分局送來的通緝令拿出來比對。雖然只有照到側臉而已,但身型和作案手法都很相似,幾乎是一模一樣。

 

「今天之內找到那個人。」金太妍在心裡鬆了口氣,還好找到黃美英為什麼難過的原因了。

 

原來不是因為自己做了什麼,而是因為皮包被偷走了,心情不好而已吧?

 

想到這裡,監視器畫面她就不想再看下去了。既然已經找到原因,那麼就等皮包找到了之後再去找美英報喜訊吧。

 

但是她沒有看到,更後來的時候,自己猛推黃美英一把,獨自離開、把她一個人留在原地的畫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過幾個小時,扒手又行竊。被飯店人員以現行犯的罪行逮捕。金太妍接到通知後連忙趕到警局去確認。除了現金之外,黃美英基本的證件都還在。金太妍感謝的把皮包給領走,心想等等拿到黃美英家時要給她一個大驚喜。

 

上車,踩下油門,金太妍立刻驅車前往黃美英的家。十分鐘過去,金太妍把車子停在黃美英家的樓下,拿著她的皮包走上階梯,到她住的那間公寓房間前站定。

 

深呼吸了一下,金太妍才剛抬手想要敲門的那瞬間,門就被打開了。

 

一個陌生的男人從黃美英家走了出來,還禮貌性的向面前的金太妍點點頭才離開。

 

金太妍愣了,她往房間裡面看,看到黃美英正埋首寫著自己的作業,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來了。

 

勉強壓下快爆發的醋勁,金太妍用手指敲了敲門板。裡頭的黃美英抬頭看到金太妍站在門口,沒多說什麼,只是說聲嗨,然後繼續寫作業。

 

「剛剛那個男的是誰,為什麼跟你單獨在家?」金太妍把黃美英的皮包放在自己的腿邊,冷靜的問道。

 

「他是我系上的學長,因為我們分組討論同一組,所以我才讓他來我家討論報告的事情。」黃美英不鹹不淡的說著,只抬頭看了一眼金太妍後就又繼續寫作業。

 

「為什麼一定要在家裡討論?可以在圖書館或是麥當勞啊!不然也可以約其他組員來,這樣單獨相處很危險。說不定他人沒有很好。」金太妍皺眉看著與平常似乎有些不同的黃美英。

 

「比酒醉了還對人亂發脾氣的人好多了。」黃美英苦笑,但她用長髮把表情遮住,不讓金太妍看到。

 

「酒醉?」金太妍疑惑的問,「什麼酒醉,妳在說什麼?」

 

「這件事妳比我自己更清楚。」黃美英抬頭,認真的看著金太妍,「請妳向我解釋清楚原委,為什麼妳昨天要對我那麼做?」

 

「做什麼?」金太妍昨天醉了,當下做的事情已經被她忘得一乾二淨。看著黃美英逐漸沉默的臉色,她沒來由的有些氣惱,「妳把話講清楚一點好嗎?」

 

「妳昨天為什麼推我、為什麼要突然對我大小聲?這樣夠清楚了嗎!」黃美英大吼。她覺得金太妍現在根本只是逃避責任,她想要金太妍解釋清楚金太妍昨天口中的那個“她”是誰,為什麼自己只是借一點錢就說自己把她當成提款機。

 

明明......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金太妍,但自己卻被她劃分成拜金女。她又不是為了錢才和金太妍在一起的!金太妍怎麼能那樣說她,現在又裝作不知道?

 

心寒,真的很心寒。連她自己現在都在懷疑,介紹她給Jessi和美蘭這兩個死黨是對的嗎?她和金太妍真的能長久嗎?

 

「我推妳?」金太妍皺眉,「我什麼時候推妳了?」

 

黃美英的每字每句都讓金太妍一頭霧水。什麼時候自己推她了?怎麼可能會推她!保護她都來不及了,怎麼可能會自己對她動手動腳?

 

金太妍看著黃美英激動得連呼吸都顯得急促。一上一下起伏的肩膀讓她知道黃美英真的很委屈。

 

但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自己都已經不記得昨天晚上喝醉以後發生的事情了,現在再說這些也沒用。

 

黃美英很難過,她覺得金太妍不肯對自己坦白,只是一直打迷糊仗來混淆自己而已,「如果妳還是想這樣裝傻,那我們就分手吧。」

 

既然金太妍對自己有秘密,然後問了她又不說,那她們兩個再相處下去也沒必要了。

 

愛情,本來就是要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。現在金太妍連這一點基本都做不到,那她們何必強求呢?

 

金太妍愣了幾秒。雙手往後伸直扶著地板站起來,拿起黃美英的皮包放在桌上對她說,「我以為妳昨天跑去跟美蘭哭訴的原因是因為皮包被偷走了,所以情緒才不穩定的。」

 

停頓了一會,金太妍又說,「也許我們彼此需要冷靜一下,我先走了,皮包還妳。」

 

金太妍落寞的離開黃美英的家,心彷彿被千割萬剮一般的痛。

 

怎麼跟自己預想的不一樣?原本以為幫黃美英找到皮包之後她會感謝自己,但她剛剛說什麼?分手?而且還一直找架跟自己吵是怎樣?

 

說不定,當初選擇在一起根本就錯了......

 

金太妍走後,黃美英看著桌上的皮包笑了。

 

如果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妳又怎麼會知道我的皮包被偷走?

 

金太妍......妳真的是大騙子。

 

妳到底瞞了多少事情不肯讓我知道?

 

我們真的......能一起走下去嗎?

 

 

 

 

 

酒吧裡,幾個朋友聚在一個包廂裡喝酒。一個女孩一直灌一直灌,彷彿覺得自己是個酒桶,千杯不倒。

 

「唉西,金太妍妳別再喝了。」美蘭抓住金太妍拿著一瓶烈酒的手,把她的酒搶走。看到她的另一隻手又要去拿一瓶放在桌邊的酒,她無奈的說道,「妳別怪我找黃美英過來治妳。」

 

「妳儘管找吧,她不會來的。」金太妍醉醺醺的擺擺手,「她啊,今天說要跟我分手,呵呵,分手......

 

美蘭的臉色一下的刷白,這兩隻是怎樣,不過就有點誤會而已不是?幹嘛鬧到分手的地步?

 

「金太妍妳說清楚,什麼叫做她提分手,我有准妳們分手嗎?」

 

「她啊......她覺得我們當初在一起根本就是錯的吧?我也覺得,我們當初根本不應該在一起的......」金太妍迷迷糊糊的說道。現在她的思緒很混亂,腦子裡除了黃美英還是黃美英。

 

今天下午的事情不斷的在腦海裡跑著刺激自己,害得神智不清的她甚至想拿酒瓶把腦袋敲出一個洞,把黃美英這段記憶抓出來打掉。

 

「等等,妳們今天到底說了些什麼?」美蘭不可置信的看著金太妍,沒想到兩個人才在一起沒多久就馬上萌生了要分手的念頭。這真的太誇張,有什麼事情會把前一秒還甜著的小情侶分裂成這樣?

 

「今天啊...我們說了......」金太妍舉起雙手歡呼道,「不醉不歸!」

 

「歸妳個頭啦!」美蘭氣的推了金太妍的肩一下,抓住她的領子看著她,「快說,妳們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

「我們今天?」金太妍仍然發著酒瘋,「我們現在在喝酒啊,嘿嘿嘿!」

 

......」美蘭現在深知,絕對不能跟一根酒醉的人太認真,否則真的會被她的雞同鴨講氣死。

 

 


 

 

因為上星期暫更一次,這星期的文字數有多一些些ww

創作者介紹

Vera說說話

Ve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Catherine
  • 沙發
  • 恭喜沙發XD

    Vera 於 2016/10/16 10:12 回覆

  • 0824amei
  • 怎麼誤會來誤會去的啦~~
    美蘭姐快主持公道啊~~~
  • 劇情所需嘛www
    為了要讓文繼續下去,只好這樣了(喂#

    Vera 於 2016/10/16 10:13 回覆

  • Angel
  • 唉西...金太妍怎麼就不把監視器看完勒?
  • 監視器看完的話,後面文就沒辦法繼續了嘛(居然w

    Vera 於 2016/10/16 10:12 回覆

  • 高讚Top☆
  • 可惡在飯店醒來害我第一個想到419((抹臉
    泡沫紅茶後面()裡的字是麵麵寫的對吧wwwwwww
    齁好好喔我也好想被美蘭奪命連環摳(ಥ_ಥ)
    靠北妮妮居然被金爺弄哭了QAQ而且還不是在床上QAQAQAQAQ (#
    雖然金爺想知道是為什麼把妮妮弄哭
    可是方向一個完全錯誤啊(╯°Д°)╯ ┻━┻
    皮包弄丟找回來就好了根本也沒必要哭啊(╯°Д°)╯ ┻━┻
    欸那個偷竊慣犯沒有被金爺一個重毆喔(沒關係我來###
    為什麼妮妮的閨房可以有男人自由進出qwq我也要qwqqqqqqqqqqq
    然後誤會就這樣被加深了←___________←
    還鬧分手是怎,明明在一起不到一個月說分就分喔
    這他媽才第六章欸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    鳥梨我恨妳,之後要是沒寫肉補償我我一定拿刀先削皮再切塊
  • 419是什麼?(抓頭
    ()那怎麼可能是我呢wwww
    好的好的~那我把你的電話給美蘭好惹#(最好#

    被弄哭在床上好像也不是什麼好事欸#
    除非.....(咦!

    哎唷,金爺一早宿醉起來,又什麼事都忘光,
    腦袋當然不靈光阿,所以只能憑著監視器畫面推理嘛w

    誤會都是要這樣加深,文才有理由繼續虐下去嘛#(錯了w

    在一起已經一陣子了啦w
    一個月就分手好像也太不穩定了...

    肉的部份,就去找梨子要吧(燦笑wwwwwww

    Vera 於 2016/10/17 08:5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ulasc
  • 忙完可以回來看文留言了~yeah

    慘了慘了,太妍根本沒有抓到重點,還吃醋誤會了美英
    生活中的陰錯陽差也太可怕了,監視器畫面要看完呀
    怎麼就這樣提分手了,明明不想分手才會去買醉的不是嗎?
  • 最近也變得比較忙,留言回覆速度也慢下了><

    喝醉做了蠢事,然後又一時衝動嘛XD
    監視器沒看完,這樣文才能繼續下去阿(居然#

    Vera 於 2016/10/25 08:44 回覆

  • 白白
  • 喝泡沫紅茶會醉(筆記)(是在記什麼啦XD
    泰妍還真的忘光光喔…
    這腦袋也是很厲害……
    到底是多不能喝酒…。。

    一整個誤會重重的感賊……
    沒關係!
    反正我喜歡看這種誤會、吃醋的!
    很好!(好啥……
  • 紅茶那個不用筆記啦XDD實在是w
    可能喝太醉了(?
    我沒喝醉過,所以也不能體會那感覺~
    酒精垃圾的綽號不是叫假的欸~

    Vera 於 2017/05/09 16:5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